登录 | 注册
隐者谢先铭

来源:亚洲新闻人物周刊 2019-09-28 16:39

作者:李海波 阅读:

隐者谢先铭
——摘自2009年7月8日出版《亚洲新闻人物周刊》
 
    隐士的人生,是生命艺术的人生,也是逍遥自在的人生。他们人生的价值和意义,永远地记载在青山绿水之中……
记者李海波——发自长沙
 
 
    中国人尊崇隐士的传统可以一直上溯到历史的源头。黄帝作为华夏民族和中国文化的始祖,其治国与修身之术传说是来自于一位神化了的隐士高人—广成子。广成子传给黄帝的秘诀,既是肉体的长生不老之术,又是社会的长治久安之道。从此,尊崇隐士的传统得以确立,隐士思想就像历史洪流背后那无所不在的影子,总是在关键的时刻悄悄修正和改变着中华文明的成色和进程。
 
    许由拒绝尧帝让天下于他,从而奠定了上古隐士面对世俗权力的绝对精神优势。善卷、壤父、务光三位上古高士,或以布衣而为王者之师,或击壤高歌于太平之世,或以自杀身死来拒绝当帝王,他们虽然在典籍中只有昙花一现般的记录,但却足以成为后世隐者的楷模。接下来的老子、庄子、一举奠定了传之千古的中国道家学术的基石,成为集中国上古隐士思想之大成者。另外,伯夷、叔齐为了道义而双双饿死在首阳山,体现了上古隐者的高尚气节;伯牙、子期一曲高山流水成为千古知音的绝唱;楚狂接舆、蓬莱安期生,更是上古隐者中特立独行的异类,他们不仅丰富了中国隐士的形态类型,更为后世隐者开启了一条纵情自在、游戏人生的潇洒道路。
 
    孟子说过: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;文人得意时仕,失意时隐,自古而然。但六朝隐士之多,恐为历代之冠。“隐逸”的另一个表现,就是出现了对隐居生活由衷赞美和吟咏的“隐逸诗”。有的诗的标题就用了“招隐”二字。比如西晋张载的《招隐诗》有这样的句子:“来去捐时俗,超然辞世伪,得意在丘中,安事愚与智。”因写《三都赋》而洛阳为之纸贵的左思,也写了两首《招隐诗》,其中有句曰:“惠连非吾屈,首阳非吾仁,相与观所向,逍遥撰良辰。”诗中提到的惠连是指柳下惠、鲁少连,曾屈已受禄;首阳的典故则是指不食周禄、宁愿饿死首阳山的伯夷、叔齐。意思是说,无论是惠连的曲意求仕,还是夷齐的舍身全节,都与我无涉,我只知倘佯逍遥,怡然自得。
 
    东晋大诗人陶渊明有“千古隐逸诗人”之称,他虽没有以“招隐”为题的诗篇,但他的诗却达到了“隐逸诗”的巅峰。最有名的当然要数那篇题为《饮酒》第五的诗:“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此中有真意,欲辩已忘言”。这样的“隐逸诗”,真是到了超凡脱俗的地步。和“隐逸诗”同时,流行起来的还有山水诗,这也是“隐逸文化”的一个表现。
 
    山水诗和“隐逸诗”可说是孪生姐妹。要隐逸,就必然会得意于丘中,倘佯于林泉,这必然会拥抱山川、赞美山川,吟哦之间,形成寄情于景、借景抒情的山水诗。和前朝山水不同的是,六朝的山水诗,更多一分超然物外的意境和逍遥自适的心情,诗风则更加轻灵飘逸,文笔则更加婉约隽永。像左思的诗句“未必丝与竹,山水有清音”;谢灵运的诗句“云日相辉映,空水共澄鲜”;谢朓的诗句“望山白云里,望水平原外”、“天际识归舟,云中辨江树”等等,其意境之美,可和盛唐的山水诗相媲美。钟嵘的《诗品》,对谢朓诗的评价是:“一章之中,自有玉石”;“奇章秀句,往往警遒”。清代的王夫之在讲到谢朓的诗时说“‘天际识归舟,云中辨江树’,隐然一含情凝眺之人,呼之欲出。从此写景,乃为活景,故人胸中无丘壑,眼底无性情,虽读尽天下书,不能道一句。”说得很中肯。
 
    正如美国学者比尔·波特所言:“隐士就那么存在了;在城墙外,在大山里,雪后飘着几缕孤独的炊烟。从有文字记载的时候起,中国就已经有了隐士。
 
     “隐逸”是中国文化中一道独特的人文风景线。自先秦以来,隐逸行为不断为封建文人士大夫所效法,逐渐由一种个体行为发展为颇具传承性的文化现象。有关隐士的故事传说与轶闻趣事等,光怪陆离、丰富多彩,俯拾皆是。他们超尘出世,回归自然放下一切有形有象的物质虚幻,追求人天合一的逍遥自在。他们走进了田野,奔向了山林,身在青山绿水之中,心在蓝天白云之上,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受人喝彩拍掌的角色。
    在今天,隐者似乎早已走出大众的视野乃至有绝迹之虞,直到一个叫比尔·波特的美国人,花了很久的时间去寻访当代中国隐士并写了一本风靡欧美的《空谷幽兰》,才提醒世人,原来隐士在中国并没有绝迹。
    当代道学学者谢先铭,字祥明,号桃源山人,1 954年3月1 1日出生于江城武汉市郊湖乡的武术中医世家。童年入道学武,少年从戎投军,青年学艺习医,中年行医研易,五十而知天命寻找世外桃源,“贤者隐而高尚其事”,为传承中国隐逸文化事业而创建“隐士林”,以自己的身体力行,诠释和演绎当代隐士的人生价值和意义。
   《亚洲新闻人物》:作为人类社会发展史上的一个十分独特的人文现象,隐逸文化是一种怎样的文化?
   谢先铭:隐逸文化是一种处在边缘的非主流文化。隐逸文化的发源很早,据传在上古时期,就有了巢父、许由这样的隐士。到殷周时期,又有隐居首阳不食周粟的伯夷叔齐,姜尚仕周之前,也是一位隐士。从可以考证的史料来看,隐逸文化是孕育于先秦及两汉,成形于魏晋六朝,烂熟于宋元明之际。
    隐逸文化的哲学根底主要是以老庄为核心的道家思想。老子把人与自然看成是一种有序的统一体,把自然当成最高的规范。这种文化精神开启了隐逸文化对天趣自然的崇高和追求。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精魂的“天人合一”思想,可谓是士人、士大夫们投身隐逸、憧羡隐逸的原发性诱因。
   《亚洲新闻人物》:中国历史上的“隐士”是一群什么样的人?他们具备怎样的人格魅力与思想精神?
    谢先铭:中国古代出名的隐士大多是满腹学识的智者,无论是盛世还是乱世,隐士的地位和名声都显得不同凡响。梁漱溟先生曾说:“在政治上便是天子不得臣,诸侯不得友,虽再三礼请,亦不出来……这种人不但出现,而且历代都很多,在历史传记中占一位置,在社会舆情上有其评价。”
    中国的士人较早就富有争取独立人格与个体价值的自我意识,隐逸的全部目的在于保证士大夫相对独立的社会理想、人格价值、生活内容和审美情趣。范哗在《后汉书·逸民列传》中为隐士立传。并言:“或隐居以求其志,或曲避以全其道,或静已以镇其躁,或去危以图其安,或垢俗以动其即或林,或疵物以澈其清。”
    真正隐士,都具有超然尘世之外,热爱祖国,关心民众,不求名利,又不屈从于权贵,更不趋炎附势等高贵品德。他们的为人,不愧为中华民族的脊梁,他们的言行体现了中国古代传统文化的精神。
   《亚洲新闻人物》:部分人认为,隐士之所以隐居,是逃避社会责任,属于消极避世。对于这个问题,您是怎么理解与看待的?
    谢先铭:《周易》曰:“天地闭,贤人隐。”隐士为什么会隐?庄子在《缮性篇》中说:“古之所谓隐士者,非伏其身而弗见也,非藏其智而不发也,时命大谬也。”真正的隐士,并不是逃避责任,消极避世,他们隐逸的社会根源是“时命大谬”。
    人在社会中奔波劳累,不断地进行着物质生产,满足自己的功利欲望。然而一旦物质需求成为唯一的目的时,人便失去了自由,无法进入自己的本质。唯有超越功利的精神自由,才能使人真正存在于天地之间,“诗意地栖息”。
    隐逸是一种温和的生活方式,历史上的隐士们既没有激烈的反社会言论,也没有激烈的反社会行为,而是一种与自然亲近的恬淡心态。隐士们创造的是一种与功利文化相对的非功利文化,隐逸的核心在于心灵的自由。“小隐隐陵薮,大隐隐朝市,伯夷窜首阳,老聃伏柱史”。于是,积极与消极的矛盾、避世与游世的抵牾被彻底地调和了。中国古代文化中极富魅力的山水田园诗、山水画及园林艺术的出现于成熟,就与隐逸文化中隐逸人格精神的孕育、建构及表现分不开的。
   《亚洲新闻人物》:您为什么会选择在湖南桃花源开创“隐士林”这项隐逸文化事业?
    谢先铭:隐逸是一种具有深厚历史积淀的文化现象,一提起“隐逸”,我们首先会想到被称为“古今隐逸诗人之宗”的东晋大诗人陶渊明。陶渊明是真正的隐者,是最能代表中国古代隐逸文化的人。
    桃花源是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,也是中国道教洞天福地中的第三十五洞天,吕洞宾称其为“紫气南来第一关”,它就位于湖南省桃源县。桃花源南临滔滔沅江,北倚武陵群峰,境内古树参天,修竹婷婷,寿滕缠绕,花草芬芳,有石阶曲径、亭台牌坊装点,宛若仙境。
    隐士的人生,是生命艺术的人生,也是逍遥自在的人生。他们人生的意义,只有青山绿水才能读懂。山水以博大的胸怀容纳了他们,然而他们给山水带来了特有的灵气,突显了山水的价值。遗憾的是,作为中国隐逸文化的代表地,桃花源虽然具有极其重要的人文地理优势与天然的自然风光,但是,却难以寻找到当代隐士的代表。
    我们立足桃花源开创隐士林,就是为了填补当代隐逸文化的空白点,将隐士林当做我们人格精神的寄托与归宿。这也将成为当代具有隐逸意识的知识分子的愿望。
   《亚洲新闻人物》:您进入隐士林,是为了寻求自身心灵的自由与生活得诗意,还是为了给社会创造和流传精神文化财富?
    谢先铭:现代社会的快节奏运转,使得人们的焦虑感随之剧增,身心失衡烦乱,以致渐渐滑入迷失自我的泥潭。人人都渴望拥有一种清静、自由、平和、开放的生活,都在寻觅心灵的“世外桃源“。我们通过“隐士林”,可以满足更多有向往“隐逸”的世人的心理需求,满足其返璞归真的愿望,人们可以在这里亲近自然、回归自然,与自然融为一体,在与自然相和谐中获得提升自我的大境界。
     隐士林通过“万善功德林”,发动和号召社会大众萌发善心,种植善树,给社会创造有形的物质财富。同时,我们也将在顺应自然、淡泊名利、超然脱俗中,为社会和后世创造和留传无形的精神文化财富。
     一切为了社会的自然与和平,一切为了众生的康乐与文明。适应自然,恒顺客观。道法自然,随缘隐显。立言在民间、立功在世间,立德在道林……真心献给天下人,留下正气布乾坤。
    这是我的人生格言,也是当代隐者的精神追求!

版权声明:欧洲新闻联合网版权及免责声明:
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欧洲新闻联合网” 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欧洲新闻联合网,未经本网授权,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欧洲新闻联合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2、凡本网注明 “来源:XXX(非欧洲新闻联合网)” 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3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

热点追踪